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惶然录

心无知识的乃为不善,脚步急快的难免犯罪。宁静致远,无欲则刚。

 
 
 

日志

 
 

长篇《偷》:我这三年的工作。谢谢小s。  

2006-10-27 11:3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杂志对小S一段采访。引之。

CA:请以您的某个创作为例,谈谈创作经历。

STORYOF:《》是我前段时间完成的插画本,文字来自我的朋友作家小意,她的文字冷峻,是我喜欢的气质。《偷》讲述人在生存处境中的异化,这恰恰是我关注的内容,最着意的趣味。因此图文的契合与化学反应,是继《红拂夜奔》后,最令我满意的一套。构思上我以异化为主题切入,将原作中的荒诞感图象化。于是小说人物不断变形为鸟人,鱼人,木偶人,机械人,甚至臭虫,螳螂,食人鬼,玩具兵,骷髅等等。这一套十张画我都保持了构思逻辑上的一致,超现实色彩的阴沉风格,用象征和隐喻交待表面情节下的内在真相,由画面完成对文字的深入解读。

比如有一个场景中,小说主角在警卫处遭到阻截审问,在这里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因为一方掌握权力变得畸形,权力施与受的游戏中,人异化成了玩具,场景变成了乐高的玩具屋,插画把貌似合理的压迫还原成荒诞戏谑,更契合文字的原意。又如小说中某人喝醉瘫倒,一群人搀扶她起身,写实远不足以传达出这个场景的潜在氛围,人群的躁乱盲动,记忆中的诡异阴霾。因此在主角的视线内,我将倒地的某人画成了臭虫(既要同情更需警惕的卑微和猥琐),个性模糊的人们象蚂蚁一样试图扳动它。再如小说中核心一幕关于偷的荒诞情节,爷爷为了保持家中失窃的现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下班回来的孙女(主角)也只好僵立在原地报警。人们对制度规则的畸形尊崇,令自己异化成无行动力的木偶,在这个场景中,我在祖孙两个截了腿的木偶之间加了象征血脉的联线。在另一张里,主角去见男友的父母,推门进去一家人正围着打麻将,有着无法被融入的默契,用陌生排斥的目光审视外来者(未来媳妇),这是生活中常见的一幕。为表达人在面对婚姻和家庭关系时的异化,我把这种个人存在感被支解贬值的敏感不安,转化成躺在桌上被食人鬼(男友的家人们)如砌牌一样分尸的荒诞场景。

另,呵呵。编辑酷酷对《偷》评语,引之。

小意的故事线条简单,然而准确、有力。她不喜欢写实,也许是不屑于写实,生活的荒诞虽然是有目共睹,然而仍然给我们很多理性有秩的假象;所以她选择了一种相当于是极简的方式,直接把图案给我们画出来。现实细节的迂回不是她的性格。

PART1:2001-2002年

长篇《偷》:我这三年的工作。谢谢小s。 - 张小意 - 惶然录

听着称呼,我才知道是几个我从没见过,不知道哪儿钻出来的舅舅、姨妈,他们一个个灰头土脸,背着大大的行李飞冲进门,迅速落地,仿佛落地时砸伤了骨头,他们疼痛得发出惨绝人寰的嚎叫声。这群黑衣黑裤脸色黑沉的人们,就这么驻扎在我家了,他们吃饱了就哭,哭完了再吃,吃完了再哭,窝在房间里,好像只有吸收和排泄两个任务。

长篇《偷》:我这三年的工作。谢谢小s。 - 张小意 - 惶然录

我就这样湿淋淋的,像条粗壮的鱼穿过花园游向宿舍。天空尚且晴朗,却突然间落下了雨点。悉悉的雨点像一个个飞虫迅速穿过茂密的枝叶,消失。我对面的小路上,瘦小的施拎着包往办公楼走,素净得像个学生。他那巨大的皮包里应该是我们的试卷,当然包括我的白卷。

长篇《偷》:我这三年的工作。谢谢小s。 - 张小意 - 惶然录

施刚一骨碌就爬了起来,四下看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眼睛发亮,拽住我的手,说,“来来来,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我受了惊吓,走了几步才想起来回头看沈阳,她倒在地上竟然像睡着了一样,一只眼睛半张脸紧紧地贴在冰冷的地上,腿缩成一团,一群人正在努力拽她起来。

PART2:2003年

长篇《偷》:我这三年的工作。谢谢小s。 - 张小意 - 惶然录

一推开门,就看见客厅的抽屉都开着,东西翻得乱七八糟,扔了一地,不知道家里人是不是都饿疯了,觅食觅得如此没有风度,找过了也不收拾。我换上拖鞋往里走,路过爷爷房间,看见爷爷躺在床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见我如获大赦,招了招手,“报案!咱家失窃了。”

长篇《偷》:我这三年的工作。谢谢小s。 - 张小意 - 惶然录

只是这一句话。我就被排除在她们之外了。她们,他们,始终是一个团结的集体,在一起过了几十年的集体生活,互相知晓最微妙的习性,于是,所有的外来元素,只能被吸纳,被同化,即使如此,仍然被排除在核心之外。

长篇《偷》:我这三年的工作。谢谢小s。 - 张小意 - 惶然录

长着娃娃脸的士兵一脸的严肃,抬起头指了指警卫室,不再理她。我们朝警卫室看过去,玻璃后面,一个身穿蓝色制服的士兵,长着一张成年的,阴黑的脸,正盯着她看。这张脸简直像下水道。我们忐忑不安地走了进去,下水道脸垂下了窨井盖般的眼睛,冷漠地发出废水般生冷的声音,说,“证件。”

长篇《偷》:我这三年的工作。谢谢小s。 - 张小意 - 惶然录

之后我们就没再说话,等我坐上他哥们儿的车时,牛牛回头看了我一眼,灯光很亮,他的脸色在强光的刺激下显得惨白一片。他身后,他的女朋友脸孔则是一半灰黄,一半惨白。我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心脏就在那一刻间沉下去。

PART3:2004年

长篇《偷》:我这三年的工作。谢谢小s。 - 张小意 - 惶然录

到了下一站,两个小偷都下车了。我也跟着下去。我们前后三人,各隔着段距离,走了一程。男人回头看我的小偷,我的小偷再回头看我,三人都不急不慢地走着。这个架势可真好看,有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意思。

长篇《偷》:我这三年的工作。谢谢小s。 - 张小意 - 惶然录

他亮出来的刀锋,就这么硬生生的把一种生活切开来,给我看,我能看见些什么?我只是有些茫然,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这样的看见,对我意味着什么。

长篇《偷》:我这三年的工作。谢谢小s。 - 张小意 - 惶然录

何越听到这个名字,或者没听到。反正,他没有任何反应,仍然埋着脑袋,像驼鸟一样,安静地沉没在昏浊的灯光里。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