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惶然录

心无知识的乃为不善,脚步急快的难免犯罪。宁静致远,无欲则刚。

 
 
 

日志

 
 

吻你的爱人时,枪不要离手。  

2007-12-25 17:58: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句台词,送给欧茨的娜旦。欧茨是个奇怪的作家。她写了那么多本书,并非像大部分作家,有明显的成长,而是一再反复,常常倒退。她似乎一直在关注成长这个话题,猜测是因为后期,心态渐渐稳定,离青春过远,所以渐渐力不能及。但她的《他们》、《奇境》真是极品。家庭暴力,亲密关系暴力,以及人际暴力的极品之作。我几乎很难相信就这个题材,还有人能超越。

《他们》中我最震憾的角色是娜旦。一个富有人家的女儿,某天贫穷的朱尔斯以爱的名义闯进她家大门,她随即奋身跟去……一路的艰苦,二人相依之时她依然像活在真空中。朱尔斯病倒,她从真空中醒来,在畏惧之中逃跑,把他离弃在病中自生自灭……几年之后再遇见,娜旦又想跟朱尔斯离去,但前思后想,却对朱尔斯开了一枪,随即把枪头转向自己。

一个说服自己不相信爱的孩子。大致不过如此吧。遇见爱时,先惊喜,茫然,恐惧,逃跑,最后决定暴力解决掉这个不可能存在的东西——分裂的前半生和后半生,一个敏感脆弱的人,怎么适应呢?这真是个巨大的问题。

《奇境》中,则是医生一家。医生回家只问一句,“今天你们做了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数学天才的女儿惊慌,紧张,多疑,除了数学以外,憎恨一切包括自己。儿子则天天所有时间都在弹几个重复的音符,解决掉父亲的意义。至于母亲,充满笑容地做饭,采购,贤良之后就在卫生间酗酒。父亲一回家,全家都开始埋头吃,个个吃成暴食症,发胖,呆滞,哭泣,绝望,对自己没有信心。

一个巨大的父亲阴影。虽然是两本书的两个故事,似乎折射的就是娜旦的前半生。或许,是许多中产家庭孩子的前半生。谁知道。爱和意义如此正面的词汇和情感,却能够足足摧毁这些天天逼问自己的孩子。

娜旦和医生一家在书中都只是主人公经历的一段过程,是不重要的角色,只是说明中产阶层的精神问题和压力。欧茨最关注的是底层的压迫,中产压迫不过是顺笔提及,作为工具使用。而我在其中,看见了绝对的幻灭。底层到中产,如果不过是从生存的挣扎到信望爱的幻灭,两代人就足以成就轮回。之后除了循环之外,人还有什么路可走,真他妈的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