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惶然录

心无知识的乃为不善,脚步急快的难免犯罪。宁静致远,无欲则刚。

 
 
 

日志

 
 

惶然录。  

2008-06-18 12:1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个月来,哦,不,这十几年来,有一种奇怪的情绪贯彻始终。丁天曾经给我写过一篇文章,那是我意外地甩下他们,一人跑到的六库,并不相熟的丁天突然记下了一笔,“这个人身上有意外的脆弱,和意外的坚强。”嗯,我记得这句话,更记得小麦那篇让我哭了N天的文章“她是最坚强的,跌倒了爬起来,从没服过输”。

就是这样的一种奇怪的情绪。姑且称之为茫然。这种茫然让我意外的坚强并且脆弱,自己也无法抵挡。我不知道这是源于什么,对生活的不满意还是无助,或者是没有方向,都不能恰切。就是这种茫然,让我一再地失学,失业,失恋,从没能干脆地将自己固定在一处,不管是一份工作,一个男人,还是一座城市。

这回我又是误会了。我以为我可以坚持呆在北京,呆到脑残为止,并且一再得意忘形地跟所有不再信任我的人保证,我是可以稳定的,我美容美食证明自己多么热爱生活。可是这两个月以来,我又清楚地发现了这样的茫然。现有的一切即将被背弃?我其实恐惧,但也无畏。我不知道我的人生缺失了什么,让我无以言表,一再发作。掐指看看,别人有过的,我没缺过,也许感谢上帝,我曾经拥有过更多——只是一再被我背弃。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让我自己都奇怪自己的人生。

奈保尔说,离开,就是对被离开的人和地方的一种否定。

真让人伤感,其实我从未想否认过任何人和事。当然也没诚意肯定什么。肯定是要付代价的。这代价也许我付不了。我哪里知道自己的命运,除了生死有命以外。最对不起的是父母,他们年纪大了,被我一再地折腾——但真的对不起,我对自己对命运也无能为力。总有一天,缺失的,会被找到。人也是,总有一天,会回家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