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惶然录

心无知识的乃为不善,脚步急快的难免犯罪。宁静致远,无欲则刚。

 
 
 

日志

 
 

省略  

2008-11-12 14:00: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某天深更半夜的魔老师谈戏剧的省略和小说的细节铺开之异同。

魔老师,“小意,我举个例子你就立刻明白了。假如说,刘老师看上了你,跟你说这会儿我就到你家去……”

我,“我考,能换个人吗?”

魔老师,“不行,还有谁比刘老师更难看?!接下来,刘老师挨家洗澡换衣服还喷香水……全部省略。观众看见的下一个场景只是,刘老师穿着倍精神的西装坐你家了……可要是小说,这会儿就有的铺开了,刘老师搁下电话,犹豫啊,幻想啊,喜悦啊,忧愁啊,洗澡啊,挑衣服啊,出门又回来啊……”

我,“刘老师要出门怕是还得我亲自给他送牙刷去……谢谢您呐,观众看到的是下一个场景肯定是我奔路上买牙刷出鸟车祸!”

2。

话说。自从我搁家里呆着以后,对衣服的热爱日渐增长。当年上班不过几件换洗,家里蹲以后,倒是挂了一溜溜的,基本没穿过。某天和丁丁在鬼街吃饭,大老远地看见丫缩成一团,蓬头垢面,显见头没梳脸没洗的……我说,你怎么比我当年犯病还过分啊。我犯病也没能穿成你这样呀!我至少出门都梳头的!

去年雪屏老师说没见过大场面,非哭着闹着要参加LV酒会,我和丁丁家里蹲半个月了,也跟去他散步。结果人家酒会上,我穿了件黑色的棉袄,虽然太过日常,至少头梳了脸洗了,衣服也还平整。雪屏老师带了个医生看护着,穿了件破夹克就大摇大摆去了,理了头发,勉强能算是张人脸。丁丁同学出现的时候就太过分了,一身烂乎乎皱巴巴的旧军装就来了,头没梳脸没洗,缩成一团眼睛溜溜地转,可怜巴巴的。 唯有张悦然同学比较靠谱,披了个白毛披肩,穿了高跟鞋红旗袍,东张西望的,四处去观察LV酒会要发什么礼品。

那些款儿星儿画家啊商界名流,穿着笔挺的晚礼服捧着酒杯面带微笑听主席台陈辞的时候,我们几人就背对主席台缩手缩脚围着暖气柱抽烟——丁丁同学还嫌站着累,非得蹲下。给我们发请帖的时尚杂志主编一摇三摆地高跟鞋过来说,”我这可是把你们当名流请来的……这主席台上总裁讲着话……你们背对……”雪屏老师,“挨家呆着去,这哪有名流,名流不写字,贱民才写。”主编说,“那你们呆会儿,总裁一会儿要来敬酒……”我早饿了,一听就急了,“我们不等啊,这半天没东西吃,丁丁走咱吃火锅去。”。。。故事的最后就是,名流在酒会上细细品酒,贱民们一齐去吃火锅了——除了张悦然同学,她看了礼品不满意,已经伤心地绝尘而去鸟。

说到这里。再说常常省略洗脸梳头的丁丁,今天交了剧本之亢奋,突然蹦下了电脑桌,扛着钱买衣服去了,这大概是几年来的第一次……拭目以待。

3。

个别人先发一邮件,关于杨佳的案件,长篇大论的。说实话,我一眼看那么长,就迅速回了两字,无聊。

又一篇,附一句,你真的觉得无聊吗?

这是姑娘这两天心情好,忍着没发作,关了邮箱睡觉。

这会儿忍着恶心说一下,按说,姑娘我没必要解释自己的观点和作派,爱谁谁去。可是我这人有毛病,一有恶心就必须给吐回去。

第一。泛论。不特指,某些自以为的知识分子表对号入座。那些牛逼哄哄的精英,在任何观点之前必提的所谓知识分子良知,我认为一文不值。这些良知挂帅的精英们,事件不过是他们的借口,当事人不过是他们投掷的武器——吼吼,生活中充满表演艺术家啊,你们都是做大事的人啊。

我不是什么知识分子。理想也不是当精英。挂牌叫卖的良知对我毫无吸引力。无良的人才需要别人代表良知。谢谢。我的人生观非常简单粗暴:标榜什么往往没什么,嘴贱的往往人也贱。

第二。针对杨佳案件。我的观点一样简单粗暴,司法上立法上毫无补救之处,除非有本事在执法的时候把人劫了。杨佳本人上诉想解决的也是一个不可解决的问题,他要求警察承认打过他。虽然我理解这愿望的简单朴素,可现实越简单越朴素的,往往因为忽略了形式而没能留下任何证据。所以注定是个落空的遗愿,除非派人去绑架了那几个警察。。或者退一步?你们去争取一下死囚的临终关怀问题?。。。SO。that's all.

哦哦哦我明了,你们大家都是文明人,关心的不是杨佳个人的命运和生死,要谈的是这个案件的社会意义?好吧,我确实注意到了其中有家庭伦理问题,有少年成长环境问题,有贫富差距的福利问题,有警察执法管理问题,有公民投诉警察这种私对公的程序问题,有国家赔偿法的标准问题,还可以加上要不要取消死刑的问题。

不过,我相信你们费尽口水,其实关心的必不是前两个问题。甚至也没几个人关心后几个问题。大部分人不过爱上了这些问题的象征意义:压迫激起的暴力反抗——由此以杨佳为由大家就开始了一场话语狂欢,话面上是说制度需要改善,内里是发泄自己被压抑的不满,追求最大的话语快感。一小部分人借此契机充分表达了,没看出来有什么真正的思考,但仍然本能地表现出了无比的政治正确,因此赢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

勇于质问——有的时候千真万确是勇气,有的时候是天真,有的时候不过是借题发挥或别有所图的伎俩。真替杨佳冤,一生苦短,死到临头还被架在两派中间当武器,其实根本没人关心过他的命运,到今天也不过如此。有可能他这么做,还真的是因为发现了人生真谛。

制度上的改善,容我问一句?哪个法需要改善想明白了没?怎么改才真的是善?。。。。。话说到这里,还用我客气吗?针对这种不管对社会还是对杨佳,都同样毫无建设性的快感,遥看这无比的道德制高点,我只想代表自己说一句,去你大爷的吧,到你孙子面前再挂上你那张伪善的脸。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