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惶然录

心无知识的乃为不善,脚步急快的难免犯罪。宁静致远,无欲则刚。

 
 
 

日志

 
 

回忆及回溯  

2009-08-20 21:23: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破壶——破落的女性
  ——读《蓝指甲》
  
  当我还没看完这本小说的时候,我想不管小说的结局和我猜想的是否一样,我始终觉得主人公郝纤纤是一个软弱的(女)人,她表面看似特历独行,却又有很强的依赖感;当然,人性中软弱通常更接近现实中的情况,但是我只是一个男性,尽管我的人生经历也有够局限,但是我永远也不能理解也决不同情任何理由的堕落,而且我十分的憎恨颓废!一个人可以有幼稚的时候,但是他(她)不能一辈子幼稚。
  当然你尽可以有你不同的观点,你可以说我有够虚伪,比如——做人的尊严和填饱肚子的面包,如何去选择?因为,我也不能简单的告诉你,是还是不;但是如果不是那么的极端的问题,比如象小说中的“爱情和尊严”之间的取舍,我会毫不犹豫选择尊严,我不会放弃尊严而追求一个给你羞辱和痛苦的人。我们知道,一个人的想法和观念不是一天之内形成的,通常这有一个漫长而潜在的过程。因此我说,如果你做一个计划,人生将会不同!小说中的郝纤纤,是一个很被动的人,(因为是女性的缘故?小意在某篇文章里提到的女性被动意识),我想,在遇到苏海之前,假如她不是一个对生活和未来没有很强的目的、没有计划的人,假如她对自己的爱情有一个真实而确定的构想,那么这之后所发生的一切都不会有如此的结局;一种漫无目的的生存状态,这是小资的一种很明显的特征,他(她)们不必为生存而太过忧虑,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抱一定的不确定性,自恋自怜和待人冷漠则是致命伤,这种心态是值得羞愧的。西方人说,性格决定命运,我赞同这个说法。
  对于小说引发的关于女性的性意识和性观念的讨论,我觉得,这篇小说固然不是首当其冲者,但是它是得最直接和最毫不留情的,我不能预言这些观点是否一定正确或者它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影响,我作为一个男性,我有在“善良美好”的前提下对于女性(处女)的性意识和性观念的尊重和理解,但是我反对女性利用“性”作为还击男人的武器,并且放纵和堕落与此,这种毁灭别人也自我毁灭的做法,是最不值得同情的,当一个人太过自信时也就是在向盲目靠近;在现在的这个过度物化的社会里,个体的人通常非常的没有归宿感,没有依附感,没有安全感,于是某些人,他(她)们的身躯就无法支撑自己的理想和梦想,这个时候,堕落是最坏的选择,导致最糟糕的结局。即使有一天,堕落的意识很不幸的在这个社会里成为了主流,我们也还是有理由不去接受它的同化的,只要有理性的人存在,我们就可以守住自己的底线。
  在看这篇小说的时候,我总是想起前些时间看的石康的《晃晃悠悠》、《支离破碎》,在技法上,我感觉石康的这两部小说(《一塌糊涂》是他的青春三部曲最后一部,前些时间还在连载,不知道有没有写完)更熟练一些,再联想到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我比较不喜欢《挪威的森林》,我读过之后感觉平平,原没有我所看到的那些评论说得那么好,我疑心是译得太坏,我看的赖明珠的译本,可是我想林少华的译本也未必会好到哪去。
  我比较仔细的看完了整篇小说,感觉作者的技法在小说不同的地方有深浅不一的表现,从总体上来说,这篇小说应该是一次尝试,或者说习作!我猜想小意也会同意我这个看法的。
  对于小说中表达的观点,应该说,作者在这里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的,但是出于女性的观点,出于有限的生活经历,不管是作者还是读者,我们的观点是具有不完整性的,在生活的经历中慢慢的磨砺现存的,然后又不断的产生新兴的;也就是说,小说仅仅是小说而已,别把它太当真理,我们应该都很明白这只是作者自己的体验而已,它不能代替我们每个人自身的思考和经历。
  
  看到了最近几乎泛滥成灾的女性小说,我觉得我们中国的男性们,是否也一直乐于沉默呢?或者他们的沉默就已经代表了他们的观点呢?我想,这都不是的,这些小说中的男性角色是不具有一般性的,如今的这个社会里,每个人的梦想与现实总是那么的遥远,当你想去弥补时,它又变得更远了。不要批评男性,不要认为他们是社会中一切罪恶的根源,其实看看我们身边的男性就知道了,他们不仅要为生存奔波,要为家庭奋斗,要让女友高兴,让双亲荣光,他们不是铁人,他们也是肉做的。多设身处地的为别人想想我们的生活才不会堕入除了自己只有自己的地步,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这样,不论男性女性。

读《蓝指甲》

张京徽 发表于01-10-15 11:55 [只看该作者]

终于买到了传说里的《蓝指甲》。在北京据说这是本禁书。
 
关于这本书,有很多让你思考从而想要诉说的东西,比如小意悲天悯人的思想,比如答案并不能让你满意的提问。如同一条条通向未知的小路,每条都在提供着让你重新进入自己的可能。当然,这些路的终点,指向的都是心里的欲望。
 
苏海是个一出场就让我讨厌的人,我没看出来他和西门庆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如果不是因为他还是个画家,他同时也会是那个酒吧里的瘪三。艺术,是个容易引起误解的东西。人们期待从中得到痛苦,同时也期待着从作爱里品尝世界末日的滋味。苏海和他们的共同点是表达性欲的方式十分直接,象发情的猴子一样,举着生殖器骄傲的到处炫耀。
 
中国不是法国,不能由衷地表现自己的喜好。考虑影响是我们做事的重要原则。作爱是最单纯的私人行为,只要采取安全措施,别让别人看见,是不大会有什么构成对社会主义事业的危害。我们表达欲望的方式就只剩下作爱,它肩上的胆子很重。我们需要象这样很真实,很残酷的事,但是不是就得时时刻刻去面对它呢?
 
灵与肉,是可以分开的。
 
肉体是魔鬼,灵魂是天使。我们都是天使与魔鬼的混合体。天使让我们爱上一个人,爱上一个令人激动的幻象。“他以一种创造性的热情投入这个幻梦,不断地添枝加叶,用飘来的每一根绚丽的羽毛加以缀饰。”——《了不起的盖茨比》苏海知道自己是个魔鬼,郝纤纤以为自己是个天使,所以一个人带着让人生厌的微笑,一个人闭上眼睛。天使甚至害怕看到自己赤裸的肉身,她以为自己是献给上帝的,可是上帝抛弃了她,等待她的只有魔鬼。
 
用昆得拉的观点来说,作爱的对象可以有无数个,这种可能潜伏于大街上每一个唤起你性欲的女人(男人)身上,但爱情这个玩意,在同一个四维空间内,只可能属于一个人。如果有人不承认,那请问,为什么要在爱人的怀里闭上眼睛?
 
看完之后有写的冲动,写的不好,请见谅。

 

 

***想到了过去的喧嚣,就搜了一下。被过去的复杂记忆所中伤,百感交集得可笑。

第一篇的作者我始终不知道是谁,第二篇竟然看见是张京徽。

当时我不认识他,后来我认识了他。再后来,我认识了他的死党余地。再后来,突然看见了余地自杀的新闻。手法极其暴力。我顿时感觉到无比巨大的创伤感。惊愕然中稍稍向张京徽问候了一下。其在这一事件的喧哗之中,以及事后为余地整理遗作的努力……我无以言表。我也这么对他说,我什么也不想说了,我累了。

就要走了,突然想要沉下来,总结自己的是谓写作经历。再翻出来突然看到。又想到。这么多年了,我们这代文艺青年们,成长了,沉没了,疯了,吸毒了,信佛了,离婚了,自杀了,伴随着一阵阵紧密的互相糟蹋、吹捧的假大空妖风。我终于无语了。谢谢时代和社会给我们共同成长的机会。

就要出发了。我告诉自己,这回真的要少抽烟,少上网,多看大自然,要在学校图书馆里安静地读书,要和正常的人聊正常的天,要爱生活,爱世界,要过最自然的生活。但愿我能做到。。。

  评论这张
 
阅读(48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