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惶然录

心无知识的乃为不善,脚步急快的难免犯罪。宁静致远,无欲则刚。

 
 
 

日志

 
 

:)丁天,加油!  

2009-03-01 11:2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02-25 | 阁楼上的巴尔扎克


周作人把“虚构”称作“诗”。

比如电影《梅兰芳》,比之事实,是诗。

数年前,每天看恐怖片,每天作鬼故事笔记,几乎像阿西莫夫写《基地》一样,建立了一整套个人体系。

与之对应的,是构思了二十多部奇怪的故事,打算日后将它们写成作品。

某天,突然观念一变,此前全部的努力尽成白费。

此后,我改变文风,打算以南城文化为依托,构建自己未来的创作。钩沉索古,阅读占去了每天大部分时间。

自2004年完成《陈赓大将》,到2008年开始写《莲花》,四年的时间就是如此消耗的。

沉浸在想像中,沉浸在幻觉里。

现实生活,除却一次情感交替,除却出版了一本旧作,几乎是空白。

坚持第一人称写作,长年寓居在“虚构”和“诗化”中,造成的后果是——

某些时刻,清醒地面对自己的人生时,感觉非常沮丧。

幻觉中起起落落、丰富多彩的日子,其实根本不存在。

写了三年博客。强烈的表达欲,和“小说作者”这一终生无法改变的残疾,连博文都尽是夸张、变形和幻想。

常给身边的人,造成误会。

语言是靠不住的。连偷情都是幻想。

写得跃然纸上,博不相干的人一笑。

又喜欢“话赶话”,张嘴就来,故作疏狂,故作惊人之语,全是单口相声。

一句话,说穿了,就是表达欲和想像力没用在正道上。

牢牢控制在“小说创作”的范畴,我知道我将会成为“阁楼上的巴尔扎克”。

让作者退居文本背后。将生命虚耗在幻想的国度。

有时,甚至怀疑,自己的一生本身就是虚构。它并不曾真实存在。

七八岁那年,我常常幻想自己会飞。陷入妄想,一想就是很长时间。醒来后,怀有一种巨大的失落。

原来,那是不可能的。

三十年过去了,情况竟然没有发生任何本质性的变化。

做梦,然后,从梦中醒来。沮丧几天,投入另一个梦中。

明知道梦想是不可能实现的,却依然顽强而坚韧地去幻想。

中间,会有挫折感、挫败感,会沮丧、会放纵,甚至会有自我愤恨式的发泄,但是,总体来说,我积极、乐观、天真。

仿佛是相声段子里的小人物,用可笑的方式,完成悲剧的一生。

巴顿顽强的幻想,他是死在战场的古罗马勇士。

我亦做如此想像。

想来想去,原来自己真的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2000年时,因为突然感觉自己的写作有点差,内心的完美预设受损,于是自暴自弃,一路下滑,终致不堪。

重新建立自信,竟然花了整整八年,漫长的时间。

其间的焦虑、拧巴、抑郁、绝望、谵妄,恐怕也只有曾经最亲密的朋友才能见证。并深受其害。

好在,我擅长原谅自己。

常常试图说服对方——我是一个天才,别和我一般见识。

分享 分享 |  评论 (0) |  阅读 (60)  |  固定链接 |  发表于 20:33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