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惶然录

心无知识的乃为不善,脚步急快的难免犯罪。宁静致远,无欲则刚。

 
 
 

日志

 
 

快乐的活  

2009-06-18 02:4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世界上,有三个人,我一直存在一种古怪的幻觉,觉得他们的生命力,或者是某种奇怪的东西,谁知道是什么呢,和我联系在一起的。他们三个有一些共同点,理性过度,感情也一样旺盛,这些或许和我是相近的,另外还有一种奇怪的信,这种信似乎又和任何宗教信仰无关,只是坚定不移,不可转移的信而已。这和我也有某种类似之处。

或者是因为我太爱自己了,免不得爱上他们。他们的一点动静,总是让我波动不已。

也可能是因为如此,因此对他们三人的感情,便变得古怪起来。这三人,两女一男,其实都是同龄人,平时并不联系,几乎是一转脸就算了,不怎么联系,要好久才会问候,想起来不是欣喜不已,就是怅然若失,喜悦来自于同类人的理解,忧伤来自于同类人的苦处。呆在一起时有些交流,但有时也完全不交流。这三人个个都显得异常边缘。宁和小微尘埃差不多算是落定,前年五月,宁去世。更早些时候,微出家,从此远离俗世生活——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说,我没她们那么绝然,或许是因为红尘对我还是有莫大的吸引力的,即使再是粗鄙恶俗,可是俗世的欢喜,也一样不可忽略。所以,我可能比她们更合适社会化生存吧..但愿如此.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我突发性精神病地到小微的城市住了大半个月,每隔一天去见她一次,呆几个小时,说话或者不说话,我觉得我们之间说话和不说话其实也没什么区别。小微的妈妈说你们真像亲姐妹。小微说我第一眼看她就觉得是我妹妹的。一笑,也就不再认真说什么。在她城的日子,其它时间也不游玩,就在宾馆里发呆而已。或者我是想为宁如此决然离开寻找一个解释——或许我早已经清楚了这个解释永远不可能清楚罢了。其实这种并不突兀的死亡也一样惊骇,当然还有自己都不清楚的奇妙情感在起作用吧。于是我没有任何游玩的心,只不过想在陌生的城市中有个类似的朋友,在大半宁静的状态中想想清楚。

我问过微许多问题,唯独没有问到死。我问她,离开俗世对她算不算是找到了出路。她说,也只是看清楚了小方向。我又问悲悯到底是什么?她说悲悯本来只是悲悯本身,而许多人却为此放弃自身,这也许只是概念上的误解。于是我什么也没再说下去。不是因为我明白了,而是觉得,大家也都只想到这程度,再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之所以说到这个。不是因为抑郁或者忧伤。而是因为这三个人,我总是放在一起想的。想到一个,就想到了三个。今天想到其中一个,就又连在一起想了一片。一个死了,一个成半仙了,还有唯一的一个男人是不是要疯了?年过三十,许多人差不多露出尘埃落定状,很难看见锋回路转。我已经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死了一个成半仙了,虽然方向也不甚清楚,但至少有明确的归宿感,不免对第三个已经陷入绝望不可自拔的那个,心生些悲哀。

其实我也没幸福到忘记忧伤的地步,虽然没死没疯也没成仙。不过终归我不愿意把自己想得那么疙里疙瘩。人说,想什么得什么。那么我就只想快乐好了。所以现在我只有快乐可言。人生纵有八苦,还有小乐许多,也挺好。

但愿上帝保佑我们这些吃饱了饭无所事事的人吧。而宁去世前说。帝既不能担保生存的薄冰不会破裂,亦不能预知薄冰何时破裂。他只是抱慰和审视着如履薄冰的生存者。

什么人的信,都终归有破裂,有失衡,有伤害吧,就看自己能不能顶住——确实够不容易的,放弃也可以理解。我觉得大家的选择都合适自己,就行了,很好。所以,也没别的要说。只是再没了机会,让这三人碰下头,说一句,要快乐的活,因为每个人都会死很久。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